入坑

事情还得从去年说起,那时候和朋友吃饭,酒过三巡,吹牛实在吹不动了,朋友拿出手机带上耳机,略有所思的再研究这什么,我以为他有再抖音上看那些网红骚货,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凑过脸去看了看,问他:这是什么?他回答:比特币,区块链。本人只知道Q币,还没听过比特币,在他长篇大论的介绍下,我大概明白了什么是区块链,什么是数字资产,也知道了所谓的币圈。他们称比特币为“大饼”!临走时,我抹掉脸上的口水,对自己说:值!!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俗话说的好,好奇害死猫,在那兄弟给我介绍了数字货币后,骚动的心一直安稳不下来,蠢蠢欲动,就像是青春期第一次看小黄片一样,想马上付诸行动,在他手把手的教导下,我注册了交易所账号,就这样,一颗新鲜韭菜诞生了。

炒币一夜暴富的人又不是没有。我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整个世界就只剩下红色和绿色。

果然,过了几天就赚了两三千,这样下去我恐怕得在礼嘉某个地方全款买房了。于是,我又追加几万,成本达到了5万左右。

掉入深渊

后来,我哥们把我拉进去一个金融项目群,群里以前都是搞股票的,在股市摸爬滚打多年。他带着我们玩ICO。当时我还在犹豫,这个人可不可信,是不是骗子。我在群里龟缩了一段时间,直到市场验证了他的判断我才打消了疑虑。

我又加了6万左右以两千多的高价买入ETH来玩儿ICO,并且众筹了EOS、SNT、PAY、OMG。6月底,突如其的暴跌让大家都损失惨重,而我全仓的ICO侥幸躲过一劫。

七月初,我参与众筹的EOS在云币上市了,价格一路狂飙,把我惊呆了。我哥们说年底肯定会涨到200元,我他妈竟然信了,只怪那个时候太膨胀,已经彻彻底底进入了欲望的深渊。

为了加大筹码,我竟然背着妻子偷偷从银行划转了一些钱出来。在EOS有所回落的时候,加仓了5万EOS,结果可想而知。

我告诉自己,再也不玩儿了,这明明就是赌博。我靠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麻雀在树上跳来跳去,其中一只还翘起屁股拉屎,拉完就飞走了,剩下的没有跟它一起走——是的,我很无聊。我突然给墙壁一拳,我他妈不玩儿了!于是,跑进浴室冲冷水澡,重头开始冲。

洗完澡出来,拿起手机准备卸载相关的软件。中指长按软件,出现一个表示要卸载的叉叉,我下意识的赶紧把中指收回来:里面的钱还没划出来啊!我重新点进去,涨了!

卸载还是不卸载,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干完最后一波再回答这个问题也不迟,冷水澡算是白洗了

之后,EOS之后一路阴跌,跌得我心焦火燎。我被套牢了,账户开始出现亏损。

另一方面,ETH从2890跌到了三位数,EOS、SNT、PAY都是差不多腰斩的状态,我的资产从七月初的20万缩水到只剩5万左右,万念俱灰。

至于工作,完全不在状态。眼神飘忽,精神涣散。为此,领导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小伙子,还是要注意身体。”并送给我一盒鹿茸和他写的新小说《啊,大海》。我本来想解释不是他想的那样,但好奇心让我收下了,对,又是好奇心,我还不知道鹿茸是什么味道。

后来市场回暖了,PAY翻倍到11元,OMG则飙到16元,在币圈大佬的指点下(其实是时刻关注他的微博动态,就算是他放的屁我都要第一时间跑来闻一闻),我开始对数字货币产生了所谓的“信仰”。

相比汪国真,我更在意ETH

我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在家里主动洗碗,在公司主动给领导端茶。

我并不嫉妒汪国真,只要我的宝贝儿ETH在慢慢上涨就好。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还是1300多,到第二天差不多都到1700左右了。我又开始疯狂加仓,同时幻想着到时候全款买房。别笑,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没事儿就掏出手机叼一支烟,打开计算器做一做乘法运算。

但ETH后继乏力,几乎原地踏步。而另一个币,我已经忘了叫什么了,突然从从2毛涨到5毛。一边是又有被套牢的风险,一边是翻番前冲的诱惑,我在想要不要赌一把。于是,我把ETH全卖了,去追涨那个已经翻番的币!

第二天,那个币突然上演大瀑布,直接跌到1毛多。而我中途弃车的ETH却突然飙到了2000多。庄家又给像我一样的小韭菜们上了一课。我亏了将近8万,我含泪清仓了那个垃圾币,重新上车ETH。

对韭当割,人生几何

我稳稳拿住ETH,无论外面的世界如何风起云涌,我都不为所动,再也不敢骚操作,坐等一夜暴富。

领导送我的鹿茸还没吃完,《啊,大海》也还未发霉,国家就发出禁止ICO的通告,让新老韭菜都措手不及,很多交易所都关了。在混乱中,行情出现很多不可思议的现象,有些币一顿猛涨,有些之前看好的币却直接瀑布掉了。我坐不住了,狗急跳墙,又开始了追涨杀跌的骚操作。

直到有天晚上,朋友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他得到一个劲爆的内部消息,说有个新发的币即将上市,庄家将在前三天拉盘。我问他消息可不可靠,他说绝对可靠,他是花大价钱加入一个高端群获知的消息。

我决定再赌一把。我把手里的币全部清仓,等那个币上交易所的时候疯狂买进。果然如朋友所说,一上市就猛涨,中途虽然有所回落,但一个小时后又开始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我感觉它还要涨,计划在第三天凌晨抛售。

我还是图样图森破,吃过午饭后我进入交易所页面,脑袋顿时“翁”的一声,归零了……我操!

血本无归

人不怕没钱,就怕突然没钱。心如死灰,整个世界从红绿色变成了黑白色。下班后,我麻木的走着,像一只醉酒的轮胎,滚到哪儿算哪儿。

币海无边,回头是岸

有时候,币圈比资金盘还要残酷,人家玩资金盘的人,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只有崩盘的那一天是不高兴的,玩币圈的,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归零的那一天是心如死灰的。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