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正直善良的反欺诈人士,曝光了那么多杀猪盘,针对杀猪盘写了那么多文章,以为我已经算了解杀猪盘的了,大家也都知道杀猪盘了,不想再写了!

那天跟一个从西港逃回了的人聊了聊,才知道,我这个反欺诈人士,在杀猪盘一线人士眼里,我只算“入门”,太单纯了。

他吃着撸串,喝着啤酒,很认真的评价起杀猪盘的屠夫。

“没有人性的人才能做这行!”

“他们不动情,眼里只有钱!”

“他们心硬,阴狠,享受杀猪成功后血淋淋的快感!”

“在他们眼里,你们都活该,即使他不杀你,他的同伙也会杀你,所以他们是不存在恻隐之心!”

“他们都非常贪婪,你不破产,不死心,不识破,他们绝不会放弃对你的进一步猎杀!”

“他们都没有很好的出路,为生活所迫,甚至可以说走投无路,所以下手都特别狠!”

我笑问:“你业绩如何?”

他略感尴尬,不好意思的说:“我介入太晚了,才几个月,猪养了不少,还没有来得及杀!这个行业从四年前就开始了,走之前,团队中有个“老屠夫”,终于把一头养了三年的猪杀了,这位“老屠夫”分得78万,我作为帮手,也分得了一点。”

“不报警吗?”我问。

“那是一位贪官的女儿,根本就不会报警。”

最近西港严打,很多屠夫都撤回来了,所以他也从西港撤回来了。

他运气比较好,顺利回来了,听说后面有晚三个小时的一批,30多个人,直接在机场被警察带走了。

有一批屠夫,本来要跟他这批一起回来的,因为有大肥猪没有猎杀,舍不得走,所以还在西港,上周被抓了。

“是西港警察吗?”

“不是,西港警方默许的,根本不管这事,是中国警察,每次出动警力都几百人,每次都抓几百人。”

“屠夫被抓了就惨了!”我说道。

“你太天真,抓到屠夫又能怎么样呢,幕后老板是抓不到的,钱是要不回来的,很多证据链也是没有的,最多判半年到一年,然后就没事了。”

听完这句,我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当然,难得有机会遇到从西港回来的人,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了解杀猪盘的机会呢?

以下内容,心灵脆弱的建议别看,真实的杀猪盘真的很血腥、很残忍!

1、每个人至少5台手机,每台手机控制着500多个群。

我们认识的杀猪盘都是在各种婚恋网注册各种账户,塑造高富帅和白富美的形象,对爱情渴望,吸引未婚和离异男女,深情款款。

其实,各种婚恋网,只是他们的杀猪盘的客源之一,运气好才能从婚恋网上淘到一个。

为了保证足够的杀猪盘客源,他们利用了所有的婚恋网、微信、抖音、论坛、贴吧等各种社交网站,他们潜伏在其中,各种加人。

“每个人至少5台手机,每台手机至少控制着500多个群。”这是每一个屠夫的标配。

他向我展示了其中一台手机里的数百个群,他说:“从西港回来,过境的时候预防被查,已经删了好多群了,原本不止这些。”

我看着他滑动手机里的群,不得不信他所说的话,可我心里很不舒服,我想到我的手机上也有不少微信群,说不定里面就潜伏着不少杀猪盘的屠夫呢。

2、一个人至少扮演着10个角色。

我写了这么多杀猪盘,遇到的屠夫通常是IT男,在维护过程中,发现某个博彩网站后台有漏洞,可以带你赚钱带你飞。

IT男、程序猿只是屠夫的角色之一,一个屠夫至少扮演着10个角色。

我问他:“你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IT男、风投、银行、空姐、操盘手、国际刑警、军人、健身教练……

原谅我,当他说到空姐的时候,我仔细端详了他的形象,心底暗骂“无耻”,然后不厚道的笑了。

他以为我在质疑他,向我展示了手机中空姐角色的微信朋友圈形象!

朋友圈最新一条:从澳门到巴黎,我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我所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你!

这么煽情的话,有没有撩到你?

九宫格的图片,里面有一张五官精致的空姐定妆照,有工作照,有澳门和巴黎标志性建筑照片,每一张照片的拍摄都非常专业,有些照片还是航拍的,一般的空姐根本做不到!

我心里暗叹:这不是以假乱真,简直是比真的还像真的!

3、数百个剧本,总有一个适合你!

我们都知道,杀猪盘是有专业培训的,是有套路的,是有剧本的,可是我们不知道的是,一个杀猪盘团伙,汇编了数百个剧本。

当然,屠夫的文化水平有限,不可能精通数百个剧本。可是,每个角色有数个剧本,意味着每个屠夫扮演10个角色,至少精通数十个剧本,这是杀猪盘屠夫的基本生存要求。

只要你迷恋其中某个角色,只要你相信他们,数百个剧本,总有一个适合你,在合适的时机,少则被骗几万,多则被骗几十万,严重的还要背负巨额债务!

我对这数百个剧本非常感兴趣,同时也非常佩服整理这些剧本的屠夫们,说真的,作为一位反欺诈人士,作为传统主编出身的我,尚且做不到能整理出数百个剧本出来,这些骗子为了骗你们,可真的比我努力多了!

我希望有一天警察破案,或者有杀猪盘的黑线,能把这数百个剧本资料拿到,邀请我参与编辑,我做梦都想着有一天把这数百个剧本公布于众。

4、群里都是托,只有屠夫和猪是真实的。

他向我展示了一个扮演操盘手角色的微信群,问我那个是真的。我拿着手机看了又看,直摇头。

他看着我,指着其中第三个说:这是我扮演的操盘手角色,是真的。

那就是一个普通的头像,四十开外,有点油腻,看不出半点操盘手的样子。

我表示质疑:这哪有操盘手的样子。

他说:这你就不懂了,西装革履的正装照,很难赢得别人信任的!

我恍然大悟,大写的服字从心里反映在脸上。

他又问我:那头是猪?

我还是摇摇头。

你看一下第七个。

那是一个小老板的样子,背景是:办公室,喝茶。

我拿着手机想翻一下聊天内容,他立马把手机拿走了。

“这是秘密,不能看!”他说道。

“除了我和猪是真的,群里都是托,托的功能就是点赞、吹捧和拍马屁!”

“怎么来的这么多托?”我好奇的问道。

“这有何难,都是黑客批量盗号,一下子几十万就有了,改一下密码而已,每一个杀猪盘团伙,都养着几十万个微信号作为托。

5、套中套,骗局的百科全书。

猪养肥了,不杀是不可能的事情。

用他的话说:“只要你入套了,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都是一个团伙协作,每一个骗局后面都连带着套中套和连环套,只会让你越陷越深,绝不会让你全身而退。”

直接让你亏掉的有N种,套牢的有N种,沉没成本的有N种,借钱的N种,维权的N种……

不管是哪一种,目的只有一个:你口袋中的钱。在你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之前,绝无解套和止损的可能。

其实,这些套路我都知道,但是知易行难,能做到知行合一的骗子可不简单!

我再次深刻的领悟了他一开始说的那句话:你不破产,不死心,不识破,绝不放弃对你进一步猎杀!

6、幕后老板抓不到的,最忌讳打探个人信息,对面是谁都不知道。

“杀猪盘也有破案的,为什么追不回损失呢?”

“很简单,抓不到幕后老板,怎么可能追回损失呢?”

我表示质疑。

“幕后老板根本不会出现在团队中。”

我还是不解。

“在一个杀猪盘团队中,最忌讳打探个人信息,住在上铺的和坐在对面的是谁都不知道,每个人都是使用代名,就像理发师中总有一个TONY,健身中总有一个MARK,股票中总有一个KIVIN,道理是一样的!”

说到这,我就稍稍理解了,幕后老板既有可能在团队中,也有可能不在团队中。

不过,即使幕后老板在团队中,可是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杀猪盘团伙,个人信息严密保护的情况下,你又怎么可能知道谁是幕后老板呢。

我真的很痛心那些杀猪盘的受害者,每一个杀猪盘受害者,最痛心的不仅是巨大的经济损失,还有巨大的精神创伤,他们都期待将屠夫绳之以法和追回损失,用他们的话来说:如果能追回损失,就可以放下被骗的过往了。

可现实中,破案的都很少,别说追回损失了。

7、针对不同的人设不同的局,还有群众配合表演。

我曾经一度认为:杀猪盘的屠夫都是通过虚拟社交网络完成,不会见面。结果大错特错。

通过虚拟社交网络完成的杀猪盘,都是因为你们不值得他们精心为你设局而已。

他跟我们在座的分享了一个他曾参与的经典的酒店投资骗局,在不同的地方一共见了三次,他只是一个群众演员之一。

在这个骗局中,价值三个亿的酒店,六千多万出售,出售规定两周内完成,理由是老板欠下黑社会的巨额债务,被逼筹钱还债。

在对方交了定金800多万后,就开始编造各种理由阻碍收购,其实玩的就是骗局中的“沉没成本”套路,就是想骗更多的钱。

在这个虚构的酒店收购骗局中,出现的中介是假的,出现的黑社会成员是假的,出现的律师是假的,出现的银行专员是假的,出现的警察是假的,出现的老板是假的,出现的国际会计师是假的,出现的竞购第三方也是假的,提供的资质、资料都是假的,只有骗钱是真的!

他当时扮演的就是警察的角色。这个角色的定位就是和黑社会一伙的,确保骗局的合情合理,也为后期吃了哑巴亏的酒店收购商知难而退埋下伏笔。

最终收购当然没有下文,因为这只是一个为了骗钱而虚构的项目而已。

“报警?笑话而已,除非反设局抓现场,否则人都找不到,因为都是假的,随时可以失踪和变换身份。”

每设一个骗局都想好了“反套路”和“退路”,何况他们吃准了投资商吃哑巴亏的心理。

“越有钱的人,越不会选择报警,因为他们都好面子,输得起,认为报警徒增笑话。”

8、贷款跟他们是一伙的。

杀猪盘敲骨吸髓的血腥之处就在这:很多中了杀猪盘骗局的人,都会欠下银行或者网贷的一大笔贷款。

以前我不太明白为什么网贷这么容易,经过一番细聊,大致明白了前因后果

杀猪盘的屠夫们都受过专业的借贷业务培训,精通从银行借贷、网贷、信用卡套现、P2P甚至高利贷、714高炮等业务。

除此之外,每一个杀猪盘团伙都与数家放贷结构的内鬼有私下合作关系,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杀猪盘团伙与贷款是一伙的。

我曾经论述了一个观点:从伦理角度上看,再完美的反金融欺诈机制也有漏洞,因为以信用维系的金融规则涉及道德范畴,防君子不防小人,个体失信易防,内鬼失信难防,金融机构失信更加难防。

杀猪盘团伙与金融机构的内鬼合作,就很好说明了这一点:内鬼失信难防。

用他的话说,内鬼需要的是业绩,杀猪盘需要的是钱,风险却是由放贷平台和待宰的“猪”承担了。

事实上,内鬼就是靠杀猪盘团伙“圈养”的,经他们推荐:放贷变得特别容易;信用卡申办容易,额度还很高;网贷还能贷好几万,甚至几十万……普通大众适用的放贷规则,在内鬼那里,好像并不存在。

我听得毛骨悚然,令人不忿的是,偏偏靠杀猪盘圈养的内鬼能全身而退,而承担巨额贷款的“猪”却惶惶不能终日。

9、你需要的理由,他们都能给,你想要的证明,他们都能半小时内提供。

既然是杀猪盘骗局,人是假的,身份证、银行卡和手机号等都是假的,提供的资料和证明自然也都是假的。

我当然清楚,整条黑产链,没有杀猪盘不熟悉的,一定程度上,每个杀猪盘团伙都圈养着众多的黑产。

黑产的存在,能为他们提供假的身份证,利用假身份证办理银行卡和手机号。正因为黑产的存在,既为他们的杀猪盘骗局打掩护,为他们洗钱,也为后期的侦查提供很大的难度。

说到黑产,他滔滔不绝,对黑产链条的经手人赞不绝口:“无论是收集信息还是伪造假证,都超厉害,你想要的证明,不到半个小时内,他们都能提供!”

在越短的时间内提供证明,越能获得客源的信任。时间就是信任,信任就是钱,杀猪盘这种办事效率,超级恐怖,先入为主的情况下,恐怕没有几个人能逃得了。

10、没有骗不到的人,只有骗局合适与否。

我们所知道的杀猪盘,是以适婚男女为目标,在网络上确立恋爱关系,骗取信任,让其参与博彩、投资等活动,实施诈骗。

在杀猪的过程中,打感情牌是最常用的手段。

实际上,杀猪盘不只是有博彩,也不一定需要打感情牌。除了博彩之外,杀猪盘团伙也开设着很多资金盘、交易所、外汇盘、场外交易、场外配资、拆分盘等诸多骗局,这些骗局连运营主体都不需要,只是一个APP而已。

凡是在骗局中的人,都被称作“猪”。

毫无例外,只要你参与其中,涨涨跌跌,输输赢赢,全由他们控制,他们可以让你们毫无征兆的输掉所有的钱,让你背负沉重的债务,即使你小心翼翼,也逃不过他们的耐心,直到你发现这是一个骗局,APP里面的钱也已经无法提现,如果你对他们仍心存幻想,仍旧信任他们,对账户里面套牢的钱有想法,他们又会切入到另一个骗局。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扮演操盘手这一角色吗?如果你喜欢炒股,我就跟你分享炒股经验,其实只是一个身份掩护而已,其真正的目的是探明你的资产信息,随时可以带你进入场外配资的骗局,在我们看来,没有骗不到的人,只是有没有适合的骗局而已!”

起初我不相信,可是他给我看了场外配资APP里面的一串账户,以及里面的资金,有几万的,也有几十万的,他说:“其中一小部分是假的,大部分是真的。”

我惊得连下巴都差点掉了,确实没有他们骗不到的人,只是有没有合适的骗局而已。

11、反侦查能力特别强。

我问到“菜农”或“狗推”被虐待的事情,他说这都是外面的传言,没有的事情。

沉吟了一会,他才幽幽的说:“如果有,那一定是‘条子’。”

然后他就开始兴致勃勃的聊起杀猪盘的反侦查光辉历史。

到这会,酒喝得有点多了,漏了很多细节。

“杀猪盘的反侦查能力都特别强,西港警方不过问这些事情,中国警方突然强势介入,是因为前段时间中国警方有俩‘条子’潜入杀猪盘团伙半年,结果幕后老板都查不到,反而暴露了身份,被杀猪盘团伙虐杀了,这事情成为了导火索,导致了前段时间中国警方强势介入。”

杀猪盘团伙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但也不至于像他说的那么神奇。至于虐杀“条子”引起中国警方强势介入,应该不是真的。

其实,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警方已经强势介入,这应该会让杀猪盘团伙消停一会,对杀猪盘受害者而言,也是一种安慰。

每次看到警方押着大批的杀猪盘团伙从国外回来,我都想告诉那些杀猪盘受害者:“赶紧报案吧,你的对象从西港回来了!”

12、星期三或星期四,是集体杀猪日。

“平时都是“菜农”和“狗推”各自经营,只有星期三才是集体杀猪日。”这颠覆了我对杀猪盘的认知。

我一向认为,平时在“养猪”,到了合适的时候才会举起屠刀“杀猪”。

嗯,是我太天真了,在杀猪盘的屠夫看来,没有合不合适的时机,每逢星期三,都是集体杀猪日。

具体操作就是:平时都是嘘寒问暖,只有星期三这天才会下圈套。

直到这天和屠夫一起喝酒,我才知道:每个杀猪盘团伙都有集体杀猪日,有的定在星期三,有的定在星期四。

“为什么把集体杀猪日定在周三或者周四?”我按捺不住,把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他以一副“你太单纯了”的表情看着我,我毫无介意。

“其实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他趁着酒劲往下说,“之所以把集体杀猪日定在星期三或者星期四,既给猪有时间操作,也给屠夫有时间操作,当他们投入大量资金,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的时候,屠夫又会按照剧本,找各种理由稳住他们,尽量拖延时间,他们一犹豫,一拖延,就到了周末,过了周末,就算报警,也很难追踪到钱的流向了。”

智商不是一般的高,他们不但算准了人性弱点,连退路都已经精准的算好了。

写在后面的话:以上就是杀猪盘的黑幕!

他当然不知道我是反欺诈的,多次想骂娘的暴怒情绪,也很好的被我压下了,全程多次震惊得连下巴都差点掉了,酒量一般的我,那天酒没少喝,可始终保持着相对清醒的状态,不敢醉啊,否则,他不可能毫无顾忌的跟我说了这么多,我也错失了全面了解杀猪盘黑幕的机会。

文章虽然很长,但缺乏各种细节,如果将杀猪盘写成一本书,这文章充其量就是杀猪盘这本书的一个“序言”,但管中窥豹,大致能见到杀猪盘的全貌。

杀猪盘,洞见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

每一位杀猪盘的受害者,他们损失的不仅仅是自己努力工作多年的积蓄,有的还背负着沉重的债务,更重要的是他们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创伤。

他们大多患有抑郁症,如若长时间不能自愈,会出现自杀倾向。

中了杀猪盘,他们最难面对的是家人和亲朋好友。有的得到了家人的原谅,家人同意筹钱还款;有的受害者告知家人后,非但没有得到家人的谅解,还承受着来自最亲的人各种奚落和责备。不管是否得到谅解,他们都心怀愧疚。

我长时间与杀猪盘受害者打交道,他们都有两个愿望:一个是让骗子绳之以法,另一个是能追回损失。

我经常怂恿杀猪盘受害者去报警,因为这时候,警察是他们唯一的依靠,报警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尽管杀猪盘已经疯行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还有很多基层警员没有听过杀猪盘,也有很多杀猪盘的受害者反馈,警方以“赌博”立案,而不是以“网络诈骗”立案,对他们而言,这是二次伤害,也让很多中了杀猪盘的受害者有了报警的后顾之忧。

在此,我本着良善之意,如有警方关注到这篇文章,恳请你们关注杀猪盘这一类案件,仔细甄别,关注受害者的精神创伤,做好心理辅导工作,无论从立案角度还是人文关怀上,给予受害者相信警方、勇于报案的勇气,早日将骗子绳之以法。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