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不止一位老哥,想让我开发一个能够篡改狗庄后台的“辅助工具”,或是让我帮他们黑掉狗庄后台,把自己亏掉的钱全部拿回来。

恰巧,今天早晨一醒来又有一位排队想要交智商税的老哥,问我能不能开发“辅助工具”,并且表示可以交定金。

我觉得,他们可能是误会了我,活生生把我这个搞非主流SEO的认为成了“黑客”这个误会恐怕会随时间越来越深。

我看着他们,像极了排着队交智商税的“韭菜”,心想,老子下一辆BBA就靠你们的了,真忍不住想要割一把这些赌狗老哥们,可惜,心理的正义感阻止了我这种危险的想法,那些想要让我开发“辅助工具”,或想让我黑狗庄后台的老哥们,捂好自己的口袋,我怕我哪一天迷失了自我,收割了你们。

深思,为什么有这么多韭菜排着队在等着交智商税,说几句真话,还误以为耽误了他们的锦绣前程,是智商降维打击吗,是阶层的落差吗,都不是!,因为,韭菜们都是一群有梦想的人。

而我,则是一个俗到骨子里,现实到银行卡余额的人,我身边的朋友们也都是这么一群人,所以,能收割的了他们的,绝不是某个所谓的大佬,也更不会是发圈晒收款的创业导师们,如果有哪一天,我被某个所谓的老师收了智商税,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发一篇“致歉信”,然后把公众号注销掉,再找个海边买套别野和鱼竿养老。

不要谈什么思维,更不要谈什么项目,如果你是个小白,如果你是个想搞副业的白领,想要在互联网这摊浑水里捞金,牢记两件事,“善始善终”和“能力”。

不要轻易开始一个项目,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任何项目都不应该是三分钟热度,也更不该是所谓的全面开花,我经常嘲讽一些一个项目还没做好,就想开始下一个的蠢材们,因为,他们把在工厂打工的流水线模式,生搬硬套到了互联网中。

有人和我说:“我是某学校学生,我有整个学校的学生资源,请问有什么可以赚钱的项目”。这是我心中的另一位韭菜,一位还没接受过社会洗礼的韭菜苗,既然已是学生,舍本逐末,不提高职业技能却来想怎样赚钱,且误以为自己在某个学校里,整个学校都是你的资源,按这个逻辑,我是中国人,中国十几亿人都是我的资源?

凡是那些相信自己一定能赚钱的韭菜,最后一定是以亏钱关门告终,我公司写字楼下的那些实体老板们就是如此,半年时间反反复复换了不知几拨人了,除了年龄的不同,这些小老板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相信我公司楼下那个烂位置一定能赚钱,但也可能是我在这座楼里办公,抢走了他们为数不多的财运。

大多数韭菜像鱼一样,记忆只有3秒,他们被收割第一次,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少数韭菜躲过了农民的镰刀,吓得躲回了工地继续搬砖,少数韭菜成为了和我一样真正能够在互联网行业里具备生存能力的人。

什么钱最好赚?那就是赚韭菜的钱,赚那些喝多了想要暴富的韭菜们的钱。

哪里韭菜最多?股市、币圈、微商,我从不相信看基本炒股书就能赚钱,也更不相信所谓的内幕消息,而一切割韭菜的核心,就是“人性”。

勇于承认自己是韭菜,远强于不知道自己是韭菜,每个人都是韭菜,割韭菜这件事本质上是一个阶层对另一个阶层的打压,一个高认知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降维打击,社会是一个金字塔,越往上走位置便越少,韭菜想要跨越阶层,难度无异于发射火箭卫星。

韭菜们,想要跨越阶层,想要买的起房买得起车,除了坐等拆迁外,只有革自己的命,如果你连走出建筑工地的勇气都没有,还是回农村种玉米吧。

我裸辞过三次,每次都没有退路,但和赌狗们不同的是,我梭哈的是自己人生,而赌狗们梭哈的是自己的筹码。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韭菜们能排着队,甚至去银行贷款来给我交智商税,而这一梦想也早有成功者,各大房地产公司们便是我最大的目标。

韭菜们往往更期待确定性的事,而面临不确定性则会慌张。

所谓“营销”,也即割韭菜,就是要把那些不确定性的因素,转变为确定性的事件,创业导师们只有如此才能顺利赚到韭菜们的血汗钱,如果导师们告诉你,这件事投资有风险,并且也不一定赚钱,韭菜们就会变得恐慌。

最后,本文略有删减,怕言辞过于激烈,被微信官方剔除群聊,能够看懂本文者,认知将会有一个跨越性的提升。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