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策》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极具深意的对话。吕不韦问他的父亲:耕田的利润有多少倍?他父亲答:十倍。吕不韦又问:珠宝玉器呢?他父亲答:百倍。吕不韦追问:拥立国君呢?他父亲说:难以计算。

其实,这三问三答,可以看做赚钱的三层境界。我们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理解这段话,就是:耕田,是满足普通人的需求,从大众服务行业赚钱,做得好能有十倍利润;珠宝玉器,是满足跨越温饱阶段、有更高阶层需求的中产阶级的,提供的是消费升级服务,做得好能有百倍的利润;拥立国君,是典型的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风险投资,成则一本万利,败则血本无归。

以这个角度去审视全球各行各业,几乎都遵从着这一规律,处在赚钱的哪种境界,决定了你的财富以什么样的速度增长和积累,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表格一目了然。

等量的原始资本,由于操作方式的不同,造成了利润回报的天壤之别。这是为什么呢?对于第一层、第二层境界来说,是服务对象的购买力决定了产品(服务)的利润空间。而第三层境界,是因为门槛高、风险大,有限的参与者通常要瓜分巨额财富。真相如此残酷,人们是如何做选择的呢?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在第一层境界赚取回报很低的利润,少数人在第二层境界获取高回报收益,只有极少数人能在第三层境界享受赚钱的乐趣。

既然如此,处于赚钱第一层境界的,就赚不到大钱了吗?普通人就要一辈子扎在第一层境界的激烈竞争中永世不得翻身吗?答案是否定的。

在赚钱的第一层境界,只有行业巨头凭借垄断和规模效应能赚到大钱,比如可口可乐、肯德基、优衣库、淘宝等等。大部分妄图在第一层境界中赚到钱的普通人,由于竞争激烈、力量弱小,缺乏市场话语权,充其量只能赚到一部分辛苦钱。即便是他们转行转业,也几乎是受能力、见识的限制,仍然在一些不太赚钱的行业跳来跳去,赚钱能力很难得到质的飞跃。

在我去年发出的一份赚钱项目征集调查中,发现大部分人的想法依然聚焦在第一层境界,以传统养殖、餐饮、美容、服装、烘焙店为主,在此郑重地劝诫大家,这些项目最好别干,应该多去发掘一些市场新机会。赚钱的第一层境界既然不推荐,普通人可以有机会到第二层赚钱境界看看风景吗?当然可以。

举个例子,就拿二房东来说,很多二房东都通过转手租赁赚钱,一套房子或许可以每月加价两三千租出去。而一些有商业头脑的人呢,则是把租过来的房子改造成民宿客栈,一个卧室以每晚几百元的价格卖出去,一个月很轻松就能赚到三四千,一套房子每月赚七八千不成问题。同样是租来的房子,第一种思路就是停留在第一层境界,满足的是最底层的消费需求,第二种思路却是升级到了第二层境界,满足的是更有经济实力的旅行者的消费需求。

那肯定有人会问,赚钱的第三层境界实在太诱人了,可是没有巨额资本、也没有强大的人脉资源,就眼睁睁看着别人赚钱吗?

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风险投资的玩法可大可小,动辄百万千万的我们玩不起,却可以玩一些小型风险投资。比如之前有个同学,听说数字币很火,就随手扔了2000块钱进去,他的想法就是亏了就亏了,万一运气好也能发点儿小财,过了半年果然从2000变成了4万;再比如花点儿小钱玩一下收藏,万一哪天被炒起来了,就大发一笔横财。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